朱豫刚:履行生死之约40年

01.jpg

每年清明,朱豫刚都会在烈士墓前摆放鲜花、插上红旗,点燃长明灯

  文/苏廊

  在战场上,四位战友许下生死约定,却只有他活着回来。

  退役返乡后,他刻苦复习考上大学。

  拿到录取通知书后,他千里迢迢来到战友墓前,睡在他们身边。

  为了更有能力帮扶烈属,他辞掉稳定的教师工作,下海创业。

  从开小杂货店开始,生意越做越大。然而,因为过度透支身体,他患上恶性肿瘤,

  被医生告知可能只剩下1个月时间。手术前,他最放心不下的还是烈属和困难老兵……

  他终于战胜病魔,更加努力兑现当初的承诺。

  3月25日,他带着8000束鲜花、4000多面国旗、5000盏长明灯,让五星红旗在烈士墓地

  迎风飘扬,让鲜花铺满烈士的坟茔,让烈士在长眠之地有温暖的长明灯一路相随……


  四位战友许下生死之约,

  只有他活着回来

  1981年5月,在南疆边境战争中,18岁的士兵朱豫刚随部队坚守在法卡山。在炮火硝烟中,随时有牺牲的可能。

  一次战斗前夕,战友王幼连说:“朱豫刚,这场战斗会打得很残酷,我们要约定一下,如果谁牺牲了,活着的人以后要帮忙照顾一下父母,然后每年到广西来扫个墓。”

  朱豫刚毫不犹豫地回答:“行!”上阵地后,他把这个约定告诉了侦察队的周幸福,周幸福说:“这是好事情,我也参加一个。”

  当时旁边还有个新兵叫小高,他说:“我也参加一个行不行?”就这样,四个人在战场上许下了这个生死约定。没想到过了几天,第一个牺牲的就是周幸福……

  在随后的战斗中,朱豫刚亲眼目睹了战友小高的牺牲,他自己也被一枚在身边炸响的炮弹震得七窍出血,陷入昏迷。经过抢救,肺部和肾脏受到重创的朱豫刚终于苏醒过来。此时,除了身体上的伤痛,一个让他痛不欲生的消息传来:王幼连也牺牲了……

  战斗结束,朱豫刚也伤愈归来。因为战场上的英勇表现,部队要保送他去军校学习深造。但想到与三名牺牲战友的生死约定,他决定退役。因为他觉得,回到地方,他能有更多的时间和能力去履行承诺。

  考上大学后,

  他来到战友墓前

  1982年1月,朱豫刚脱下军装,回到湖南长沙老家。为了兑现诺言,他开始下苦功夫改变自己。

  当时,正是恢复高考后求学最火热的时期,朱豫刚也拿起课本,埋头苦读。他始终保持着在部队时的作息习惯,每天从早到晚复习备考。

  1984年,朱豫刚终于考上大学。一拿到录取通知书,他就奔波1100多公里,从湖南长沙赶到广西凭祥。下火车后,他一个人走了近20公里,来到烈士陵园。

  此时,已是傍晚时分,找到当年一起并肩战斗的战友墓碑,抚摸着一个个熟悉的名字,朱豫刚不禁泪如雨下。

  那一次,朱豫刚特地买了两瓶桂林三花酒和一把香蕉,放在战友墓前,他把酒一一斟好,把香蕉摆好,坐在地上,向他们诉说退伍后这几年来怎么过的,有什么感想。离别三年了,朱豫刚积攒了太多的话想对他们说,不知不觉中,他喝光了2瓶白酒,熟睡在他们身边。

  也就是从这一年起,朱豫刚每年清明节都要去广西的烈士陵园扫墓,他把与战友团聚的日子当作生命中最神圣的时刻。每次去,他都要穿着新鞋子、新衣服,有一句话他每年都会对他们说:“感恩你们让我能够活到今天,感谢你们为我挡了子弹。我至少还活下来了,我结了婚,有了孩子……”

  在他心里,是这些牺牲的战友在战场上为他挡子弹,他要替他们好好活,退役人生中的每一步路、每一点收获,都要让这些未曾体验的战友们知道。

  下海创业,

  只为更好履行诺言

  时光荏苒,岁月如梭。从扫墓时为战友献上一束塑料花到一捧捧鲜花,从给三四位战友扫墓,到祭奠广西多座烈士陵园的所有烈士,朱豫刚一步步实践着自己的诺言。

  烈士的父母,也是他一直以来的牵挂。他每年到战友王幼连家中探望,王幼连的母亲也将他当亲儿子一样看待。老人摔坏了股骨头,朱豫刚马上出钱给她医治;王幼连的弟弟两次患脑瘤做开颅手术,朱豫刚也忙前忙后。烈士亲属遇到困难,朱豫刚有时就算借钱,也要先帮他们渡过难关。

  可是,朱豫刚发现,单凭他每个月几十元的工资收入,根本无法支撑兑现“战场之约”。于是,他想到了下海创业,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帮助烈士家人。

  1993年,朱豫刚辞掉学校的工作,开了一个杂货店。为了节约成本,他常常自己一个人起早去进货,拉着一辆借来的板车,从批发市场运送近千斤的货品赶往汽车站,再转乘汽车回到店里。

  从一个受人尊敬的教师,变身如今的“板车夫”,朱豫刚并不觉得丢人。践行诺言的初心,和对烈士亲属的责任,激励着他不惧风雨,奋力前行。

  在长沙市区,有一条贯穿东西向的主干道叫“五一大道”。那段时间,朱豫刚常常一个人起早去进货,有时6岁的儿子朱恺也会跟他一起,帮他推车。有一次,朱豫刚拉的板车在大街上不小心蹭到了路人,对方不容分说,要他赔几百元,这笔钱对于当时的他来说,是好几个月的收入。对方气势汹汹,推搡着朱豫刚,小朱恺在一旁被吓得哇哇大哭。

  当时,朱豫刚忍受着对方的责骂,默不作声。后来,他对儿子说:“孩子,你一定要看这个社会的阳光面,还是好人多。我受点欺负没问题,比起牺牲在广西的那些叔叔伯伯们,我比他们幸运多了,至少,我还好好活着。”

  再次面对生死,

  他向弟弟提出四条嘱托

  靠着军人吃苦耐劳和冲锋陷阵的劲头,朱豫刚从开办小百货店、经营服装,到后来从事汽车维修、开办公司和养殖园,生意越做越大,他为烈士和参战老兵所做的也越来越多。

  然而,由于肾脏当年在战场上受过伤,再加上创业透支身体,2001年,朱豫刚被查出患上肾脏恶性肿瘤。医生告诉他,做手术的话,不敢确定是否安全,如果不做手术,生命可能就只剩下1个月时间。

  想到那么多未了的心愿,朱豫刚决定搏一把。手术前,他把同样当过兵的弟弟叫到身边,将自己放心不下的几件事一一嘱托:“第一,你要负责给王幼连的母亲养老送终;第二,我的孩子现在11岁,你要负责将他培养成人,如果能够当兵,就把他送到部队;第三,这么多退役军人跟着我们,你一定要把这个企业保住,让这些老兵有个归宿;最后一点,如果这一个月我活不过去,就把我的骨灰撒在广西的边防线上,我就跟我的兄弟们团圆了……”

  所幸,经过手术和高强度化疗,朱豫刚战胜了病魔,再一次顽强地站了起来。两次经历生死,让他更加感恩生命,在不断扩大事业的同时,也更加努力照顾烈士亲属和关爱困难老兵。

02.png

  坚守一生,

  让烈属感受社会温暖

  曾经有人问过朱豫刚,为什么要坚持数十年为烈士扫墓、帮助烈士家属和老兵?朱豫刚说,如果我们不关心烈属和老兵,那下一场战争来临,还会有谁来保卫我们的国家?只要我们关心烈属和老兵,让他们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社会的温暖,我们的国家就会越来越强大。

  湖南新邵县有一家双烈士,哥哥和妹妹都在战场上牺牲了,他们的父亲一夜白头,母亲精神分裂,眼睛哭瞎。朱豫刚和战友去烈士家里探望时,老父亲拉着他的手,眼里含着泪,老母亲坐在边上一言不发。看到这种场景,朱豫刚很痛心,从此,他每年都要前去看望慰问,替那对牺牲的儿女尽孝。

  无论多忙,每年3月底,朱豫刚都会千里迢迢从湖南来到广西烈士陵园,去看望牺牲的战友们。每次他都会带着一大批鲜花、国旗和长明灯来到广西,他要让鲜红的五星红旗在烈士墓地迎风飘扬,让芬芳的鲜花铺满烈士的坟茔,让烈士在长眠之地有温暖的长明灯一路相随。

  夜幕降临,朱豫刚播放起歌曲《夜色》。那一刻,烈士陵园被鲜花和灯光温柔地拥抱着,温馨的旋律在夜空中飘荡,陪伴和告慰长眠在这里的烈士们。

  夜幕中,朱豫刚缓缓举起手臂,庄重地敬了一个军礼。当年,他们牺牲时正是花样年纪。如今,山河无恙,英烈可安息。